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学术研究 - 学术研究活动

【法国新电影·当代作者】电影周拉开序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2年6月16日- 26日,上海师范大学欧洲电影研究中心、上海电影资料馆和法国驻沪总领事馆文化处的合作项目【人文·法国·电影学堂】,作为2012年“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”期间“法国电影展映单元”和“法国电影大师论坛”的策划主办方,举办以“法国新电影·当代作者 ”为主题的系列电影活动。

其中,“法国电影大师论坛”将邀请中国导演贾樟柯与法国《电影手册》前主编-米歇尔·傅东进行大师对话,还特别于6月20日在上海师范大学徐汇校区,由让-米歇尔·傅东为在校师生们进行题为【作者与风格:一组当代法国电影】的大师讲座。此外,“法国电影展映单元”共将展映8部法国当代杰出作者的电影作品。

本活动得到上海师范大学校办、宣传部、国际交流处和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的鼎力支持,也得到了法国UniFrance和法国对外文化教育局的帮助。

 

互动对话:贾樟柯v.s.法国影评人让-米歇尔·傅东

 

关于电影传统

 傅东:要了解法国年轻电影导演,你需要了解一些法国公立机构的政策及行动,比如CNC,法国国家电影中心,CNC不但帮助青年导演制作影片,还帮助他们拍摄处女作。在法国每年约出产230部电影,其中约1/4为处女作。在法国有不少资助,专门资助青年导演的创作。CNC的资助体系有个特点,就是它并不会区分商业电影、作者电影、主流电影或独立电影,而是保持其整体性。也因此我们本次在上海展映的,不只是作者电影,还包括喜剧、警匪片和音乐片。在本次展映中,他们的电影都与新浪潮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21世纪的法国电影导演是新浪潮的孙辈或重孙辈。重要的是,要理解新浪潮并非一种风格,不是一种拍摄电影的方式,而是一种自由的精神,它质疑传统的拍摄模式,每个导演发明了自己独特的拍摄方式。

 贾樟柯:中国的年轻导演也有同样问题:如何面对自己的电影传统。特别是1980年代以来的、对于此前文革电影的反叛,包括张艺谋、陈凯歌等的早期电影,呈现出与过去的中国电影的决裂,他们寻找新的语言和可能性。到了1990年代,有了独立电影。独立电影又是对体制内电影的反叛,中国导演便通过这样一种反叛的过程继承中国电影的传统。中国电影艺术的发展,伴随着对于自由的寻找,不停突破自我的约束或外部政治的约束。

 关于电影批评和制片人

 傅东:批评和理论的存在使电影更具价值,也鼓舞新的风格和写作方式。法国是幸运的,有一批电影批评家,大学里有对于电影理论的思考。另外在法国电影生态里,除了导演和艺术家,还是一批保证他们生存的中小制作人,一个专业人士的网络。

 贾樟柯:中国电影其实是一种计划经济的模式,电影的策划、制作在国营体系里完成。到1990年代后才出线制作公司,他们也是从那种体系里分化出来。在中国,每年也有约100部青年导演的处女作,有极低的成本,非常个人化。中国缺乏同样年龄层、对电影美学有同样品位的制片群体,不少年轻导演于是就担任了制片人的职责。

 关于数码技术

 傅东:电影工具的进步使人们可以使用轻便的摄像机。数码技术的出现是暧昧的、矛盾甚至悖论的。一方面它使电影的低成本成为可能,另一方面又使小制作电影与超大制作的电影割裂开。你们可能不同意,但我认为更加重要的,不是用什么工具拍摄,而是用什么方式播放。在数字化时代,我们有了更多播放电影的方式——电影、电视、DVD、Internet的鞥,重要的是,在保护不同观影模式的同时,仍要保证电影院是电影首先与观众见面的空间。需要一个好的公共政策使那些小制作的电影能在大银幕播放。

 贾樟柯:新媒介起了分流作用。一个500座的电影院,变成了一个个家庭影院。但我认为电影在公共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是聚众、聚合。当大家坐在电影院里,朝同样的方向看着电影银幕时,这样聚众面对电影的方式背后可以产生一种公共情绪,分众削弱了这个作用。中国有很多独立制作的纪录片,恰恰是那些电影更需要在电影院里聚合的机会。电影院提供的并非仅仅是视听体验,而是一种聚众。如果我们聚众面对那些对当下现实敏锐的电影时,这是一种民主生活。

 


上海电影资料馆 · 地址:上海市新华路160号509室 · 联系电话:(021)62806088-4001 · 传真:(021)62803997 · E-mail:sfa@sfa.sh.cn